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我的人生不是史诗 第027章 盛怒于土囊之口(八)

发布时间:2020-01-13 17:52:45

我的人生不是史诗 第027章 盛怒于土囊之口(八)

西山原本没有名字,只因当初太宗皇帝询问大臣,柢江之水从何而来,大臣对曰,天下之水,源于西荒之雪峰,汇于西山,归柢江,散百川,是故西山之名由此而来。

西山,顾名思义为西方之山,位于丽京之西,山脉绵延万里,横贯南北,若无西山遮挡,西荒的风便能一年四季全都吹到丽京来。

西山脚下,旌旗林立,数万羽林禁卫严阵以待。

“多谢太后相送,这一路劳烦太后了!”

前方是高耸的山林,背后是数万大军,石青衣身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但是脸色依旧苍白,一路上若不是两个护卫搀扶,恐怕他根本走不出城门。

红袖成功劫持了圣驾之后,江子弦去把躲在密室里的石母等人接了过来,一行人在数万羽林禁卫和文武百官的跟随下离开了丽京城。

从丽京到广原,西山是必经之路!原本众人都以为石青衣等人会走朝廷开凿的官道,但是没想到石青衣却带着一行人上了山!

“你们竟然敢放哀家走?”赵太后看到石青衣的一番表示,顿时惊讶的说道。

“太后说笑了,您是天子之母,有谁敢对您不敬?”石青衣拱拱手笑道,似乎他们从来不曾劫持过圣驾一样。

“哼!”赵太后听到石青衣的话,发出了一声冷哼,脸色阴沉,但其他的什么话也没说。

“太后必然是在想,回去了之后定要派大军搜山,然后捉住我扒皮剔骨吧!”石青衣笑吟吟的看着赵太后。

赵太后脸色一变,显然是被石青衣说中了心事,接着她又担忧起来,会不会这些人改主意不放自己了?

“太后且安心,我等自然是不会改主意的。”石青衣好似再次看穿了赵太后的想法,淡淡的说道,“只不过,为了保全我等众人的性命,还请将天子交与我等。”

“什么?”赵太后脸色一变,死死的抱进了怀中的婴儿,那双眼好似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瞪着石青衣,一眨也不眨。

“太后且放心,我等对天子绝对悉心照料,不会有一丝的怠慢!”石青衣根本没有给赵太后拒绝的机会,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红袖打了个眼色。

红袖从来都不喜欢上下尊卑那一套,她的师父也告诉她,天下只有可杀和不可杀之人,所以对于赵太后,她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只见红袖掐住赵太后的手腕,轻轻一转,在赵太后的痛呼声中把其怀中的婴儿提了出来,然后交到了石母的手上,毕竟一行人之中,也只有她有着照顾婴儿的经验了。

赵太后脸色阴沉的离开了,或者说是被石青衣驱逐走了,总之石青衣铁了心让她离开,赵太后也看得出来,若是自己再纠缠,那个女刺客恐怕就要对自己不客气了!

“石公子,咱们好不容易才把她绑过来,为什么如今却要放她离开?”红袖看着远去的赵太后,十分不解。

“呵呵,若是不放赵太后离开,我们今日恐怕就进不了西山了。”回答红袖的不是石青衣,而是师叔江子弦。

“这是为何?”红袖打破砂锅问到底,毕竟是自己的师叔,问起来也不会尴尬。

“这便要说道大郑朝堂上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人——黄平!”江子弦笑了笑回答。

“黄平?那个丞相?”红袖记得,自己当初救石月珠的时候闯的就是丞相府来着。

“不错!”江子弦点了点头说道,“虽然那黄平是个幸进之人,在朝堂上并无太大势力,但是他终究是丞相!”

“这又关那个丞相什么事儿?”红袖此时彻底糊涂了。

“你可知道,石公是以何名义举事的?”江子弦看到自家师侄迷糊的表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石公的名号乃是诛奸相,清君侧!”

江子弦知道如果不讲清楚自家师侄是不会懂的,于是继续说道,“也就是说石公举事若成功了,那么黄平必死!所以,若是不放赵太后回去,那么丽京之中,黄平就大权在握,若是他为了生路而暗中派人截杀我等,那才是真的麻烦!”

“怎么可能?赵太后和天子就在我们手里,他暗中派人截杀,难道就不怕我们杀了他们吗?”红袖惊讶的问。

“呵呵,没想到红袖你连这一点都看不穿。”这时候,石月珠从一旁笑道,“若是赵太后和天子死了,那才真的顺了黄平的意,他可以造谣说我们杀了太后和天子,然后名正言顺的派兵追杀我们!”

红袖看到自己师叔脸上那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顿时觉得做刺客真的是太舒服了,平时只需要知道去杀谁,杀掉之后就再也不需要忧心什么。

西山下,羽林禁卫的中军之中。

“你说什么?太后被放回来了?”黄平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共马车上跌了下来,幸亏身旁的护卫眼疾手快,将黄平扶了起来。

“没错,相公,小的亲眼所见,如今太后已经被羽林禁卫迎回了行辕之中。”那个报信的士卒小心翼翼说道。

“嘶——”黄平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似乎在思考些什么,然后猛地睁开眼,对身旁的士卒问道,“太后回来了,那天子呢?天子回来了没有?”

“回相公,小的没有看见天子,太后是一个人回来的。”那士卒回答道。

“你确定?没有看错?”黄平猛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抓着士卒的衣领问道。

“小的是斥候,靠的就是这双眼,相公,小的敢肯定,太后就是一个人进的军营!”那士卒信誓旦旦的说道。

“恩……很好!”黄平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豆子递给了士卒,然后在士卒的千恩万谢中把他打发走了。

黄平围着自己的马车转了几圈,随后对身旁的护卫说道,“去,把羽林中郎将高延请过来,记住,不要张扬!”

“诺!”护卫应了一声,随即跑向了行辕所在的方向,看着奉命离去的护卫,黄平微微抬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这天下很少有人知道,当初宫变的发动者并不是赵太后,而是他黄平!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徐春雨
萧县第二人民医院
郴州妇科医院那个好
韶关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菏泽治疗龟头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