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武禹鼎 第019章 刀皇之争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5:22

神武禹鼎 第019章 刀皇之争

江风阵阵,潮流上涌。

就在雷电划闪照亮渡口的那一刹那,唐千玺意随心转,气应意行,将自己嵌入了天地宇宙最本原和神秘的力量里去,浑成一体,天地与他再无分彼我。同时令手中神兵风雷狂刀再次自然而然地感应并攫取到天地雷电至阳至刚的自然能量。

刚才那几招是狂刀借势,现在却是天、人、刀三合为一。

唐千玺缓缓踏着方步,似御风疾行,凭虚移动,状如仙人,赫然一刀朝李贤斩去。

其速竟可忽快忽慢,甚至连轻重感觉亦可在短暂的距离间变化百出。

此招呼应天地,且又深得大巧若拙之旨,瞬间生起令人躲无可躲的威势。

站立一旁的封弋、扶奚瞧得心血狂湧,差点拍掌为之喝彩。

俏立船头的向心难掩惊懔骇然之色,即便李贤也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步法,或重或轻,时若踏足坚岩之上,步重万斤;一时却轻若羽毛,毫不着力。在矩短的三丈距离里,竟生出变幻莫测的感觉,功力稍浅者,只看到这种飘忽瞬变的步法,就要难过得当场吐血。

瞬间,李贤感到身周清寒的空气骤然下降,知道已被对方气机紧锁,脚下游舫也开始被翻腾的江浪不停冲击,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颠簸摇晃,不住地消耗着他的真气,只要他稍有不慎,定会遭到没顶之祸,那种可怕的感觉,只有他这个身受者,方能明白其中的厉害。

风雷狂刀已成唐千玺与天地“道体”的直接联系,除非李贤能切断这联系,又或力足以击倒能借自然之力的唐千玺,否则此战实有败无胜。

李贤脸容变得更加无比冷酷,眼睛射出森冷的绿色寒光,完全不含任何情绪,赫然祭出蚩尤魔刀横扫,自然而然地以拙对拙,挥刀挡格,正是一刀九式之一的“封杀”。

李贤积聚数十年魔功,气脉悠长,此次比以往任何一次决战时的他更要强大,正处于巅峰的状态,充满着绝不肯善罢的决心,其间再没有丝毫犹豫和畏惧。

无法卸解逃避,只有硬拼一招。

魔刀潮冲般生出一柱如万马奔腾的超强刀气,冲入唐千玺彷如大海汪洋的气场里去,坚定不移的朝离他远达三丈的可怕劲敌推进。

由此可见,李贤在片刻调息之后,其实力比之以前实不可同日而语,深博如渊海。

蚩尤魔刀闪电击出,命中风雷狂刀锐气最盛的刀锋。

“砰!”

两刀气流接触时爆起耀眼的火花,犹如电光激闪,黑夜刹那间消失,只剩下令人睁目如盲的白光。

渡口像被“龙挂”暴风刮过,江浪往四外激溅,顿时卷起千堆雪。

刀击声如龙吟于深渊的呼啸,起始时仅可耳闻,旋即变成如暴雨狂风般,充天塞地的惊人啸叫声,回荡在嘉陵江上的广阔空间。

狂猛的反震力,令两人均是触电般凌空后退,距离复回三丈。

唐千玺虎目射出一丝欣赏的神色,道:“看来阁下魔功又有突破,确教唐某惊讶。”说完双目精芒大盛,霍地腾身而起,双手作出微妙精奇的动作,风雷狂刀横空而至。

李贤倏地兴奋起来,长笑道:“唐兄技穷哩!”笑纹尚未完全展开,面色却瞬间由兴奋变得凝重起来。

表面看去,唐千玺出手的招式平凡无奇,似没有半点威胁力,先前般蕴含惊天动地的强大气劲场也没有出现。但是,刹那间李贤又一丝不误地掌握到,唐千玺正在“打造”通过风雷狂刀攫取而来无有穷尽的自然力量,使其化为高度集中的气劲能量,夺天地之造化。

李贤心中暗赞。

武学之道,至此尽矣。

唐千玺眼里神光更盛,欣然道:“胜负生死立决此招,这亦是给阁下的最后一机会。”他继续推进,每往前一寸,刀上便多一分劲气,刃身也变得更加光亮,几乎通明得没有实体。

李贤心中升起明悟,直可预见结果。

因为现在与之决战的再非只是唐千玺,而是他代表着背后大自然的力量。当然唐千玺能提取的自然之力会受到时间和他本身凡躯的限制,但已足够令已身形神俱灭。

李贤叫了一声“好”,重整阵势,魔刀不顾一切地冲天向上,迎击唐千玺,没有半分保留。

唐千玺凌空而至一丈远时,风雷狂刀生出变化,一道一道的刀劲,如电闪雷鸣撕裂天空般卷涌而至,威力不住加剧增强,惊人之极。

此时不容李贤分心细想,倏地施展出独门手法,唯有将火轮神功与蚩尤魔刀两种魔功合而为一,方可以奇技打唐千玺一个措手不及。

李贤心随意转,身体外露的部分,看得见的如头、脸、手,竟忽尔赤红忽尔青黑,不住更迭,变换的速度不住加快,到最后更像迅速地以红色和黑色闪烁着,整体人已经开始最诡异莫名、使人震骇的变化,尽显火轮神功“大梵归渡”无上心法的离奇怪诞。

李贤改换双手握起的蚩尤魔刀也相应地开始产生变化,吐出一丝又一丝的刀气

神武禹鼎  第019章 刀皇之争

,如蜘蛛结的想要把唐千玺遥遥缠着,如此刀法,确是闻所未闻。

最令人骇异的是这个由刀气织成的坚壁气,不但令唐千玺欲进不得,还大大影响他移动的灵活度。

此招正是蚩尤魔刀“杀无赦”一刀九式最为诡异莫测的最后一式“杀破狼”。

自与扶奚于王望山一战之后,李贤终于凭借自己的智慧与经验,钻研领悟了这最难学的第九式,那就是双手握刀,并以“涅火掌”、“回轮掌”阴阳两气合而入刀,如同七杀、破军、贪狼三合会照,拥有惊天动地的杀伤力,刚好对抗唐千玺的天、人、刀三合为一。

这一刀是王者之刀,也是毁灭之刀。

气劲破风之声填满在场众人耳鼓。

“轰!”

春雷再次炸响之际,一红一白的两股刀气也在空中相遇,接触点的劲芒倏地以惊人的速度发疯似的向外扩张,最后变成撕裂了虚空的电焰,像蜘蛛般散射半空。

两人同时剧震。

李贤如遭雷殛,脸上血色尽去,在喷出一大口鲜血之后,眼耳口鼻同时渗出血丝,断线风筝似的往后抛跌。

唐千玺比他稍好一点,但同样喷出一小口鲜血,身不由己的往后跌退。

俏立船头的向心看着李贤像个无法自主的布偶般往江面跌落时,不由目睚欲裂,狂喊道:“不要!”话声未落,她早已如飞箭般间不容发地腾身飞往空中,一把抱住重伤的李贤。

就在两人快要落至江面时,令人感到奇异的是,只见向心忽然间全身散发出明月之皓光,有如一尊水晶雕成的玉像,超越了世上众生的美态,一对漆黑的大眼睛转换为深湖水般的蓝色,像是黑夜里的两粒翡翠宝石,精光四射,胜过天上最亮的星星,在这阴沉漆黑的夜色下,更显诡异。

接着,向心的后背倏地伸展出一对长达八尺的巨大白色羽翼,拍翼之声响彻天空,扇动之力激荡江面,瞬间以美妙绝伦的飞行姿式,带着李贤淹没在黑色的夜空中。

扶奚微微一怔,她没想到向心居然也是羽人。

向心的飞行绝技与相辽施展的炫翎神术同出一辙,唯一差别在于大鹏羽翼分黑金、白金二色。

据《九州史志?羽族》记载,黑羽一脉姓项,白羽一脉则姓向,姓氏同音不同字。如果说向心是白羽后裔,她为何又成为异族苗人了呢?

扶奚思索之际,夜空中远远遥传回来李贤的一把很有风度却又非常疲惫的声音:“各位,请恕本圣君失陪了,后会有期!”

与此同时,唐千玺也已落至渡口岸边,立定身躯,扬声道:“唐某不送!”

天地重归暗黑。

在刹那静止之后,长空中再见电光烁闪。

一声轰雷,几滴雨点洒下来,一点点砸在渡口的巨大游舫上,发出轻重不一的淅沥响音。

刹那间,雨点没头没脑地打在封弋、扶奚、唐千玺与白光虎身上,他们不约而同地飞快奔向渡口处李贤留下的巨大游舫。

刚刚进入船仓,春雨骤然暴发,从天上倾泻而下,一发不可收拾地在游舫上盖上发出霹雳啪啦的击打声。

船仓外俨然已成一个水的世界,雨电肆意鞭挞着无助的大地。

天地被大雨融合为一。

三人一虎再也弄不清楚雷电先后主从的关系,耳里再听不到大自然其它的声音,只有雷电和滂沱大雨的交击鸣震。进入船仓之后,里面传来一股浓郁芬芳的茶香味,闻香爽神,沁人心脾。

蒙顶石花!

封弋凭借茶香便已认出了此茶来历。

十岁那年,他偷偷喝过孙思邈珍藏了数年、只能泡制最后一杯的蒙顶石花茶。后来,在交谈中,他这才知道,此茶乃是大唐中宗皇帝李治曾经赏赐给孙思邈的。因为珍贵,所以他至今记忆犹新。

蒙顶石花产地蜀中“上有天幕复盖,下有精气滋养”的蒙顶山,乃植茶始祖、茶道大师吴理真一千多年前在蒙顶山种植的“七株仙”。相传“七株仙”千年以来不枯不长,其茶叶细而长,味甘而清,形美色绿,色黄而碧,酌杯中香云蒙覆其上,凝结不散。或小芳,或散牙,号为众茶第一,一直以来被列为唯有帝王才可享用的贡茶,一部分作为“正贡”茶由皇帝用来祭祀天地、宗庙,另外一部分作为“陪贡”茶只供皇帝享受,其数量极其有限。

扶奚显然也识得蒙顶石花茶,她秀眉轻蹙,暗忖道:“李贤是怎么弄到此等珍贵的贡茶呢?即便是斋主李令月也是很难享用得到,难道宫中在陛下身边有细作与之暗通?”

想到可怕之处,俏脸立时转为苍白,心生不安。

“扶奚,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唐千玺拿出火器,点亮仓内灯笼、火烛时,刚好看到扶奚玉容陡然显出的神色不安。

扶奚并未回答,轻轻拿起小方桌上遗留的一片蒙顶石花茶,一动不动地观看,心中思潮正起伏着。她眉头紧锁,还在思索女皇身边谁是最大嫌疑人,显然蒙顶石花茶已牵起她抑制不住的连串思维,仿若石块投进波平如镜的水池去。

上官婉儿?相传年轻时,和先太子李贤有过一段情。

长信公主李无忧?李贤乃其亲父,会不会骨血亲情难以割舍?

东宫皇嗣李旦还是庐陵王李显?同胞兄弟,当然想联合复辟李唐天下。

难道说还是另有他人?

……

到底是谁呢?

郴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郴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郴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郴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郴州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