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江南春联播网全覆盖预谋

发布时间:2019-08-21 02:31:14

  江南春 “联播”全覆盖预谋

  2010年12月30日,分众传媒斥资6100万美元购买华视传媒(股票代码VISN)新发行的股份,以每股3.979美元的价格,认购1533万普通股。分众传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江南春与华视传媒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利民,也将各自认购华视传媒新发行的102万股普通股。

  交易完成后,分众传媒将持有华视传媒发行的在外股份约15%,江南春个人持有1%;李利民仍将是华视传媒的最大股东,持有17.2%,并继续担任华视传媒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这笔交易预计将于2011年1月初完成。分众传媒和各投资方分别将在交割日向华视传媒支付80%的价款,并以本票方式交付其余20%的款项。本票项下的付款将于2011年3月31日到期。

  不过,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财务投资,一切源自2009年10月的一场局中局。

  伺机而动

  电视与互联,始终是江南春心中最渴望的两种资产。

  不幸的是,插手互联的尝试,随着2009年9月分众与新浪合并案被主管部门叫停而流产。

  这次通过入股华视传媒、进军地铁与公交电视领域的机会十分偶然,却也把握得非常精准。

  就在江南春出手的一天前,华视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旗下子公司Vision Best已于12月27日向数码传媒集团(Digital Media Group,以下简称“DMG”)前股东提起诉讼。多家机构被指在华视传媒收购DMG的过程中涉嫌虚假包装财务报表,粉饰DMG的业绩,使华视传媒出高价购买。

  自从华视传媒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以来,股价曾冲高至25美元左右,受收购子公司数码传媒集团支付大量现金的影响,2010年开始财报都出现亏损。以第二季度为最,营业亏损高达9550万美元,主要原因则是因为该季度对2008年收购的六个广告业务实体中三个实体相关的商誉及无形资产记录了8910万美元的一次性非现金减值费用。

  而且受DMG前股东涉嫌财务造假影响,华视传媒股价继续下跌,此次江南春的购买价格正是华视传媒股价的历史低点。

  尽管收购DMG遭遇变局,不过华视传媒的价值却在不断放大。一旦度过整合的阵痛,其作为公交及地铁最大移动电视媒体公司的地位,向来看重全面营销解决方案的广告行业必然会买账。

  易观国际分析认为,分众传媒与华视传媒二者资源的价值互补性

  ,是这次双方合作的最主要因素,“华视传媒在完成地铁资源整合后,通过进一步完善户外移动电视收视标准、加大与传统媒体整合力度等战略举措,其在户外移动电视市场的垄断地位进一步得以稳固;分众传媒的参股,将在资本层面有效缓解楼宇、商场超市与公交地铁渠道的新媒体行业竞争压力。”

  收购之困

  2009年10月15日公布的那场收购,给了江南春将新媒体帝国的触角伸向地铁及公交领域的机会。这一天,李利民用力握住了前DMG CEO曹嘉泰的手,一张覆盖中国移动电视终端总量70%以上的“新联播”正在徐徐铺开。

  在收购之前,华视传媒和DMG互相视对方为头号竞争对手。华视传媒拥有中国最大的户外数字电视广告联播,地盘集中在公交车领域;而DMG是中国最大的地铁电视广告运营商,被收购之前在全国7个城市拥有27条地铁线路的独家广告运营权——一直以来,华视传媒有意发展地下王国,DMG也试图染指地面生意。

  双方在业务上的互补性和部分重叠,意味着这项收购绝不可能仅仅是简单的财务投资,随之而来必然会有大规模的人员和业务整合。

  从2009年年底开始,一系列涉及人员重新配置和公司结构调整的整合拉开了序幕。本来按照李利民的初衷,是要在全国打造一张联播,能让地面和地下的屏幕资源无缝对接,形成协同效应,可以给广告客户提供一套覆盖全国的广告营销方案。

  整合的复杂性显现出来。让华视传媒方面没有想到的是,许多虚拟的财务问题竟然暴露出来。“我们花了一段时间,也请了第三方机构进行分析和评估,发现之前DMG管理层提供的财务报表涉及一些财务问题。”华视传媒投资者关系总监王瀚宇对《中国经营报》说。

  据他透露,经过一系列调查和评估,最后在审慎选择之下,决定以起诉的方式来保护股东和公司的合法权益。不过,截至目前,华视传媒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被告方的回应。

  业内人士告诉,在财务报表上做文章,无非是两种方式,一个是该计入的成本不计入,另外就是不该计入的利润计算进去,这种情况在新媒体公司当中时有发生,例如有些新媒体公司为了完成所谓的收入目标,几家相互熟悉的新媒体公司竟然可以互相置换广告,在置换业务中将自己的营收做大,有了这些才有更多的上市和并购的筹码。

  还有一种常见的手法是制定两套价格体系。“例如,给投资人看的是专门做的协议,在广告定价上,对客户打8折,而其实与客户执行的是另一套协议,在8折的基础上还买一送四。”

  “因为我们刚在美国纽约州法院提起诉讼,为了不影响案件的审理进程,在具体涉及的财务问题类目上,现在还没有更详细的信息对外披露。”王瀚宇说。

  新整合时代

  无论华视传媒与DMG前股东的官司如何判定,DMG本身仍然是华视传媒非常看重的资产,通过之前的一系列收购,在地铁和公交领域等移动终端领域,华视传媒构建了全国最大的户外广告联播。

  覆盖率是新媒体公司非常看重的一项关键指标,因为广告客户对影响范围和到达人群有着较高要求——这也正是地方卫视与中央电视台在影响力上的差距所在。因此,不断通过垂直领域的整合,从而达到全国通吃,是新媒体公司的惯用做法。

  与李利民的思路一致,江南春与分众传媒的运营策略也是不断减持公司非核心资产的同时,集中扩大和投资公司的核心业务。

  从2008年到现在,江南春对分众进行了一系列业务和资产重组。包括剥离卖场广告络玺诚传媒和规模较小的电梯海报广告络,甚至出售了互联广告平台好耶的股份。目前,分众的核心业务集中在楼宇、电梯、卖场和影院。

  一个是户外移动终端新媒体的老大,一个是户外固定终端新媒体的龙头,二者的联手将给新媒体广告市场带来新的变局。

  “华视传媒的大众公交移动电视络与分众传媒的楼宇、住宅、大卖场和超市电视络及影院络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可以为广告主提供更全方位的传播方案。”江南春表示。

  假如分众与华视传媒的资源顺利实现完全整合,江南春所说的“全方位传播方案”,会是一张更大的联播,为广告主提供地铁、公交、楼宇、卖场等连横贯通的广告投放服务,营销价值将呈现几何级数增长。

儿童健脾的粥
小孩脾虚的原因
孩子上火吃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