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械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威胁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8:04

械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威胁

热门推荐:、、、、、、、

“让开!”一个很不客气的男声在门外传来,随即门就开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秃顶胖子出现在苏弘文跟王曼竹的视野里。

苏弘文刚进来墨镜也没摘,他皱着眉头看着孙德发,孙德发也认出了他,冷哼一声不屑的看着他,在这时候王曼竹站了起来一脸笑容的先对因为没拦住孙德发让他闯进来而满脸歉意表情的秘书挥挥手,示意她先出去,秘书把门刚关上王曼竹便笑道:“那阵春风把孙总给吹来了?快请坐,喝点什么?我这有上好的雨前龙井,孙总要不要尝尝?”

王曼竹对秘书拦住孙德发不让他进来,还说自己没在的事是一个字都不提,热情的招待着他,从这就可以看出王曼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心思单纯的服务员了,她已经成为了一位八面玲珑掌控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的掌舵人了。

孙德发冷冷一笑很不客气的坐到王曼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很不客气道:“王总生意还做不做了?”

王曼竹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亲自给孙德发泡了一杯茶躬身放到他身边,同时笑道:“生意当然要做了,还请孙总多多照顾。”

孙德发伸手要去接茶杯,但实际上他却想趁机摸下王曼竹的手,可惜王曼竹反应比他快得多不着痕迹的把手抽了回去,指头尖都没让孙德发碰到,这可让他这煤老板心中不爽了,语气一冷道:“看来王总没多少诚意啊。”

王曼竹转身坐到自己的椅子上伸手道:“孙总尝尝这雨前龙井,如果喝得好的话您走的时候我送您两斤,可别说我小气啊,实在是这茶叶不好弄,我这也就两斤。”

苏弘文在一边没说话,他到要看看王曼竹怎么应付这个秃顶胖子。

孙德发看王曼竹根本就不接自己的话茬心中一下失去了耐性,不悦道:“看来王总是真不想跟我做这单生意,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说到这孙德发站起来假意要走,刚走出去一步就停下脚步道:“海南那边的赵总可是我多年的朋友了,本来我还想跟孙总合作跟他共同开发海南市场,唉,可惜了,算了,我中午还要跟刘总、李总、冯总吃饭,就先告辞了。”

孙德发说的这些话苏弘文或许听不太懂,但王曼竹却明白这孙德发什么意思,他在威胁自己,海南的赵总是王曼竹想拓展的一个重要生意伙伴,她想把自己公司生产的旅游纪念品销售到海南去,孙德发这么说明显是要断掉王曼竹的这单生意,他不是无的放矢,孙德发别看是个煤老板,但有的是钱,这些年为了追求品味,一直在做文化方面的生意,几年下来他积累了不少人脉,在文化市场这块也算是大鳄了,尤其是在京城这块他的关系硬得很。

他真发出话来海南的那个赵总还真不敢跟王曼竹合作,实在是他惹不起孙德发,至于他后来说的刘总、李总、冯总是王曼竹正在合作的生意伙伴,他说跟他们去吃饭,如果王曼竹识相的话就跟去陪酒,让他孙德发占点便宜,可王曼竹要是不识时务的话,孙德发一句话这些人肯定会撕毁合同,真要是这样的话王曼竹损失可就太大了,闹不好她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公司都会倒闭。

王曼竹在商海里沉浮了这么多年,孙德发话里潜在的意思她自然听得懂,她心里先是咯噔一下,随即对孙德发笑道:“孙总别生气啊,我可没说不想跟您做生意,喝茶,喝茶,有话咱们坐下慢慢说。”

孙德发听得出来王曼竹服软了,他得意的看了一眼坐在那的苏弘文阴阳怪气道:“有外人在这生意怎么谈?”

王曼竹轻轻呼出一口气本想让苏弘文去外边等他,但一想他好不容易答应陪自己去龙眼泉镇,如果让他就这么走的话他要是生气了一走了之可怎么办?于是王曼竹笑道:“这那有什么外人?他是我很好的朋友,生意的事不用他回避,来孙总咱们聊。”

王曼竹昨天是打定主意跟苏弘文回龙眼泉镇看看以后就不在联系了,可她心里却存着一份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的侥幸,为了这份侥幸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苏弘文陪她去龙眼泉镇。

孙德发冷哼一声道:“他不是外人吗?我怎么感觉是外人。”说到这孙德发突然意味深长道:“王总他不会是你什么特殊的人吧?”孙德发这话说得看似隐晦,可实际上等于直接说苏弘文是王曼竹养的小白脸。

王曼竹听到这话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如果有可能他真想给这孙德发一个大嘴巴,但为了公司为了她辛苦创下的事业她只能忍了,歉意的看了一眼苏弘文道:“弘文要不你出去等等我?一会就好。”

孙德发坐在椅子上双脚一用力让椅子转动起来,他翘着二郎腿看着苏弘文不屑道:“小子你主子都发话了你还不出去?”

苏弘文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孙德发不屑道:“胖子我想该出去的是你吧?”

孙德发面色一变冷冷的看着苏弘文道:“你算什么东西?”说到这他扭头对王曼竹道:“王总你家的狗真是欠教育啊,我帮你教育教育他。”仍下这句话孙德发立刻大力的拍拍巴掌。

门开了,四五个身高体壮的男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个道:“孙总什么事?”

孙德发指着苏弘文道:“这小子不知道规矩,带出去教他学学规矩。”昨天龙鹰几个人围了上来把孙德发吓跑了,今天他长急性了,出门带了保镖,或者说是他养的打手。

王曼竹那能让苏弘文吃亏几步过去挡在他身前道语气冷淡道:“孙总您过分了,请您离开。”王曼竹知道自己说这话意味着彻底得罪了孙德发,得罪了他她的生意很可能就做不下去了,她在京城苦心经营的公司也会烟消云散,公司是她的心血,但为了苏弘文王曼竹豁出去了,对她来说任何东西也没有苏弘文重要,为了他让她付出生命她也在所不惜。

孙德发冷冷的看着护在苏弘文前边的王曼竹声音深冷道:“臭*子给你脸不要是吧?信不信我一句话让你这公司开不下去。”

这话一出口孙德发知道等于彻底跟王曼竹撕破了脸,他索性直接道:“王曼竹我给你个机会,你跟我走,今天好好陪我,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可以当今天的事全没发生过,但他……”说到这孙德发指着苏弘文道:“我必须让他长长记性,放心我不会要了他的小命的。”

王曼竹俏脸胀得通红,怒道:“孙德发你***混蛋,现在立刻给我滚,不然我报警了。”

孙德发不屑道:“报警?王曼竹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只不过是个*子而已,老子看得上你是给你面子,既然你给脸不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现在你可以报警了,我看谁敢抓老子。”

在这时候苏弘文伸手把要找报警的王曼竹拉到了一边,他呼出一口气看着孙德发道:“好大的口气啊?谁敢抓你?公安局是你家开的?”

孙德发蹭的站起来逼视着苏弘文咬牙切齿道:“还他妈的就是我家开的,小B崽子今天老子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几只眼。”说完孙德发一挥手,示意他那几个保镖动手。

王曼竹看那几个人高马大留着寸头带着金链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保镖向苏弘文扑去,嘴中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但下一秒王曼竹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捂住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眨眼的功夫孙德发那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全躺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都没看清楚苏弘文是怎么做到的。

孙德发也傻了眼,他同样没看清楚苏弘文的动作,躺在地上的几个男子刚才只感觉眼前一花随即就躺在了地上,疼得他们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对付这几个废柴对于苏弘文来说比喝水都容易,看他们躺在地上他不屑一笑扭头对孙德发道:“给你个机会找人,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孙德发冷汗下来了,他以为苏弘文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但没想到却是个硬茬子,这身手也太恐怖了,眨眼就放倒了这么多的人,一脚踢在了铁板上的孙德发没有吓破胆,他强硬的给了苏弘文一个你等着的眼神,随即掏出就开始打。

王曼竹只知道苏弘文是安和医院的副院长,她并不知道苏弘文真实的身份,上次苏弘文婚礼的时候她不想看到他跟另一个女人宣誓相爱一生,所以去得比较晚,没参加婚礼仪式,只参加了后来的酒会,那时候何思路这些大佬早就走了,剩下的都是年轻人,如果王曼竹早去参加婚礼的话能看到这些人,恐怕她就不会担心了。

“弘文你快走,这里我有那,快走。”1152

蚌埠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万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龟头炎费用
南充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玉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