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信了你的邪 第99章 一箭双雕

发布时间:2019-09-24 19:28:29

信了你的邪 第99章 一箭双雕

“他为什么现在这么急切

信了你的邪  第99章 一箭双雕

?”

按理说,郭嵘能在几年前就布局,他的耐心是绝对合格的,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出手?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没想到他连这一层都能想到,贺茜有些绝望地道:“因为我跟他说田小灵靠不住。”

如果田小灵能乖乖听话的话,一旦训练出来,绝对是个完美的孢子,甚至还有可能转成狩,可是田小灵似乎无欲无求,就算想控制也无从着手,尤其在田老实杀了罗俊俊以后,田小灵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斗志,甚至隐隐有要反水的感觉,她眼看不好,才临时决定改变计划。

也就是说……这里发生的一切,郭嵘还不知道。

沈迟和郭清对视一眼,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

既然郭嵘这么喜欢算计,那他们就送他一样大礼好了。

确定问不出更多内容后,他们把贺茜关在了船舱里,去了另一间房间。

船只在江面停留了很短暂的时间,继续前行的时候,有几艘小船趁着夜色返回了长偃市。

因为临时决定要去帝都,所以沈迟打了个给陆韶,毕竟他之前答应参加高护工的葬礼的,但现在是真去不了了。

陆韶并不介意,只是有些遗憾,毕竟为了不引起贺茜她们的怀疑,他离家后代替曲劲秋守在局子里,所以曲劲秋才能悄无声息地带人上了船,他们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贺茜的人被全部绑成了麻花带回去,陆六他们几个身手好的换了他们的衣服看管着贺茜。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郭清才咧开嘴笑了:“嘿嘿,沈顾问,艳福不浅哇!听说贺茜那小娘们还亲你了?”

沈迟面不改色:“嗯。”

凭良心来说,她吻技不错,虽然当时只是为了试探他是否清醒,但是他不能昧着良心反过去说她哪里不行。

郭清与他对视,目光有些迟疑,似乎难以决断。

“怎么?”

“贺茜必须死。”郭清定定地看着他,倒是难得的坚持:“我承认,这样做是狠了点,但是我现在有家不能回,有一半是她的手笔,你可能会觉得我残忍,但是从我第一天离开帝都的时候我就跟自己发过誓,我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贺茜确实是个漂亮的姑娘,尤其是沈迟这种平时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男的,万一就这么摩擦点火花出来,对贺茜起了怜悯之心,他倒是有些不好下手,所以他才会过来试探一二。

沈迟挑了挑眉:“恨意还挺浓。”

虽然有些奇怪于他好像不太在意,但是郭清还是放松了些:“说实话,贺茜说的话虽然狠了点,但也确实是实话,我在郭家……在他们那些人眼里,还真的就是一条狗。贺茜对郭嵘的感情你可能不大了解,但是我可以说的是,郭嵘让她去死,她能眼都不眨就去——所以她什么都不会瞒着郭嵘,包括我和你的联手。”

沈迟面容沉静,慢慢地将杯中的茶水喝完:“这是你的事。”

嗯?郭清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见他一脸疑惑,沈迟平静地解释道:“你想做什么,这是你的事情,你不用和我解释,我也不想知道。”

等他走出去以后,郭清开始沉思起来。

说实话,想杀贺茜,还真不是他一时冲动,早在他登船之前他就想好了,所以他才肆无忌惮地让她知道他和沈迟的合作,算准的就是沈迟为了自保不会拦他杀贺茜。

可是当沈迟真的置身事外的时候,他又有些犹豫了:连贺茜这样的美女投怀送抱都能镇定如常,这个沈迟还真不是一般人,他难道就没有一点弱点吗?

站在船头,沈迟的心情有些沉重。

事实上,让贺茜知道他和郭清的合作关系,是他故意的。

他不能放贺茜回到郭嵘身边,这样的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他只有看着它炸了才能安心。

现在郭清是没看出来他在借刀杀人吧,以后想明白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他在栏杆上轻轻拍了拍,颇为惆怅。

这一晚,船上所有人都心神不宁,天亮的时候,他们终于穿过长偃江到了余溧市。

根据贺茜后面的供词,郭嵘是让她在这里跟人碰头,带着沈迟从余溧市坐高铁去帝都。

但是当拿着望远镜的郭清看到来接头的人以后,面色大变:“二叔?”

“嗯?”沈迟皱了皱眉:“怎么了?”

“是我二叔!”郭清猛地蹲在地上,将望远镜塞给他:“你看看,就站在前头穿着黑色西装的那个,他化成灰我都认得出来!那绝对就是我二叔!可是之前不是说我爸出了车祸,二叔在事故中被烧死了吗,怎么突然又活了?”

沈迟看了看,那人身形高大,看上去大概四十来岁,虽然离得远了看不大清楚,但是从轮廓上来看,是有点郭嵘郭清的影子。

“你爸出了车祸?怎么回事。”

“哎呀,这说来话就长了。”郭清摆摆手:“反正当时挺乱的,我爸直接住院了,他的伤不重,但是我二叔在事故中死了,我爷爷着急上火直接进了ICU,所以才会有郭嵘上位把我爸赶出董事会这一出,然后我也就跟着完了,因为所有人都怪我爸害死了二叔,所以我屁都不敢放,老老实实地就去了长偃市!”

可是现在他二叔活过来了!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啊?

沈迟瞥了他一眼:“还转不过弯来?你们都被郭嵘涮了一道,你二叔换个身份照样过的风生水起,而你爸这一派就全完了,难道你还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郭清懵了几秒,一下就蹦起来了:“卧槽这个贱人!”

一把将他摁回去,沈迟冷冰冰地道:“蹲好!你要让他看到你了好灭口?”

这倒也是。

迫不得已蹲在地上半天没作声,郭清琢磨了很久,忽然开口:“把贺茜嘴封住吧。”

“嗯?”

“我二叔早就死了。”郭清木着脸,阴恻恻地道:“这个肯定是假冒的,他杀了贺茜,我和小茜茜情投意合,他竟然敢杀了我女朋友,我这就要带他回去找我爷爷评评理!”

这番话一出,沈迟都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他就已经想出了一个一箭双雕的办法,倒也真是难得了。

以前谁说郭清是个傻子的来着?这分明是扮猪吃老虎啊!不仅完美地将他二叔拎到了明面上,还理直气壮地掩盖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郭嵘根本保不住任何人,不仅两个助力都会损失掉,而且自己都得被扒层皮,看来郭嵘这回很有可能会栽他手里啊。

广安妇科
南昌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雅安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看病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