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荒兽主宰 第一千零三一章 神秘剑君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3:07

荒兽主宰 第一千零三一章 神秘剑君

燕澜眼瞳微凝,只见此人站立在一架牛车之上,一袭黄衣飘飘,满头黄发飞舞。

“咦,那人是谁啊,好生奇怪,居然脚踏牛车?那牛看起来也没啥特别之处,除了大一点,与凡俗世人家的老牛没啥区别呀!”

“啧啧,一架牛车都能坐出这般潇洒英姿,此人定是不凡!”

“……”

众修皆好奇望着那人,低声私语。

燕澜微微一笑,那确实是一架牛车,牛是普通老黄牛的模样,只不过身长三丈,比普通黄牛大了数倍。牛车是黄木所制,样式也极为简单,与普通牛车无异,就是一根木板,两侧有木制把手,木板上有个黄木座椅。

那人并未坐下,而是傲然站立,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拿着一本书,旁若无人地看着。

牛,牛车,人,三者全是暗黄之色,若非那人衣衫飘动,看上去仿若一整块木雕。

燕澜紧盯着那人,在其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杀气,甚至感受不到其修为波动

,仿佛就是一个凡人。

但燕澜知晓,此人绝对不凡。

燕澜眼瞳之上,越发清晰地倒印着那人的身影。

那人好似没看到有数百修士悬立半空,依旧不急不缓地前行着。

约一炷香时间,那人才来到距离燕澜百丈处。

燕澜目光轻盈,拱手道:“阁下气息内敛,手握经卷,胸藏天地,非是凡人。不知是哪阵风,将阁下吹到我留仙镇来?”

那人来到燕澜身前五十丈处,才收起手中经卷,缓缓抬头,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燕澜。

燕澜心神一紧,此人的目光深邃沉凝,四目相对之际。他好似看到了一片无底深渊,有种摸不清深浅的感觉。

那人淡淡一笑,好似五月清风吹拂水面,平淡而又优雅。

燕澜拧了拧眉。对方的不动声色,更加令他捉摸不定。

“阁下可是燕澜?”

那人突然问道,语气平淡,没有丝毫傲慢与冰冷,但也没有任何热情与波动。

燕澜点头道:“在下正是燕澜。不知阁下找我何事?”

众修见那人是寻燕澜而来,皆是心头猛地一紧,如今敢单枪匹马来找燕澜的人,除了燕澜的亲友,那就是来追杀燕澜的杀手,死了一个耀月银狼,那此人修为定超过耀月银狼。

不少修士眯了眯眼,悄然地朝燕澜靠近。燕澜为保百万里疆域付出巨大代价,他们虽然实力不及来者,但也不能让外域修士小觑了百万里疆域之人。

那人道:“牛林前来。是来看你!”

那人依旧风轻云淡,无悲无喜。

燕澜道:“现已看到了我,可有打算?”

那人道:“还未看够,再多看看,莫急!”

燕澜紧锁眉头,问道:“既然阁下要看我,那便让你看,不过可否告知名讳?”

那人道:“别人称牛林剑君,此名颇为动听,你觉得呢?”

“牛林剑君。猎牙三君之一,你……你是要杀燕澜?”

“什么?猎牙三君,黑趟阁真是好大的手笔,此番追杀燕澜。普通人不请,一请就是猎牙三君!”

“只可惜,猎牙三君要换人了,来一个,便换一个!来两个,便换一双!”

“诸位道友。燕澜于我等诸族诸派有大恩,我等虽不及这牛林剑君,但联起手来,足可消耗他一点力量,便为燕澜减轻一点压力。听老夫号令,速速护住燕澜!”

“……”

众修疾动,片刻之间便将燕澜团团护在中间。

燕澜微微一怔,这帮修士的举动令他有些意外,至少让他对修真界冷漠无情的观点有了些许改变。

一名老者喝道:“牛林剑君名动经武州,踪迹难觅,神出鬼没,修为高深少有人及,但要杀燕澜,我们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不然,耀月银狼便是你的前车之鉴!”

燕澜沉声道:“阁下真是为杀我而来?我见阁下儒雅飘逸,原以为是傲骨出尘之辈,没想到却也是个贪慕悬赏,杀人取命的杀手!”

牛林剑君神色依旧未变,道:“牛林杀人,只杀该死之人,燕澜,你得众修拥戴,大概未做过天理不容之事吧?”

燕澜轻笑道:“何为天理不容?天若讲理,世上岂有无理之人?天若不容,天下何来奸邪之辈?我燕澜做事,不为讨好天理,只求无愧己心。阁下觉得,我该死吗?”

牛林剑君古井无波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微微一笑,点头道:“天理不存,但你心中有理,你,不该死!”

说罢,牛车掉头,就欲离去。

燕澜摇身一动,来到牛车前方,道:“剑君真不杀我?”

牛林剑君拿起手中经卷,淡淡道:“书中有言,不让杀你;脚下这片大地也有记载,你不该杀;数百万凡夫俗子,有幸居住于此,他们也说你不该杀!”

燕澜仔细打量着牛林剑君,微笑道:“剑君倒是个有趣之人,在下只是不解,以剑君脾性,何能位居猎牙榜第二?”

牛林剑君道:“猎牙排名,于我无碍。我排第几,非我所定,而是黑牙榜上该杀之人的数量所定!”

燕澜点头笑道:“剑君杀人,最多用了几招?”

牛林剑君道:“半招!”

众修闻言,心神皆是一震,黑牙榜上无一庸者,有些强者,甚至连三衍四衍分神期修士追杀,都遭遇反杀,没想到牛林剑君出手杀人,最多只用过半招。

“吹吧你!”

一名年轻修士故作镇定地喝道,目光中的怯意却暴露了他真实的心理。

其余众修拿捏不定,因为牛林剑君素来低调,无人知其行踪,对其杀人喜好,更是捉摸不定。这是所有人第一次见到牛林剑君,更是首次听闻牛林剑君说话。

燕澜点头道:“我信!不知剑君若要杀在下,需用几招?”

众修双耳一动,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句话,也只有燕澜有胆量这么问,但却是他们最为想知道的答案。

牛林剑君道:“你不该死,牛林不杀,故不能回答!”

燕澜嘴角微扬,道:“如果在下要阻你离去,要杀你,你觉得自己可否安然离去?”(未完待续。)

PS:感谢“西瓜壤”妹纸的打赏,感谢“萱禹”老兄的打赏,谢谢支持!

焦作治疗龟头炎医院
铜陵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巴中治疗阳痿方法
焦作治疗男科方法
铜陵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